联系电话:021-86235790
新兴市场国家需要各自“突围”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作者:proada592 | 发布时间: 2014-12-31 | 1261 次浏览 | 分享到:
没有比看到所有中等收入国家被归为一个类型,更让新兴市场的专业投资者恼火的了:对于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这5个差异极大的经济体被贴上的“金砖国家”(Brics)标签,他们怀有一种特别的厌恶。

然而,尽管经济结构和政策制定质量有明显不同,所有新兴市场今年却都由于利率上升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引起的担忧而表现不佳。

鉴于各中等收入经济体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和政策,如果认为自本世纪初开始的新兴市场繁荣仅仅反映出廉价信贷和大宗商品上涨的结果,是不合理的。但随着支持性的外部环境消失,即便是稳定的经济体也可能发现在未来实现增长更难了。

今年1月,对美联储(Fed)逐步削减量化宽松项目的担忧导致新兴市场货币和资产普遍遭到抛售。在过去两个月里,全球油价下跌和俄罗斯局势动荡引发了新兴市场又一轮全面调整。

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总是会伤害原材料出口国。但雪上加霜的是,一些国家出台了极为糟糕的政策,以预期收入为基础过度扩大政府支出和举债。在出口收入不足暴露出基本财政和经常账户赤字之后,铜矿生产国赞比亚和新晋石油出口国加纳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助。

另一些新兴经济体则因地缘政治上的愚蠢行为而让经济错误的后果更加严重。从理论上来说,俄罗斯比其他一些石油出口国更容易抵御原油价格下跌乃至货币贬值的影响。俄罗斯拥有巨额的外汇储备,几乎没有美元计价的公共债务,卢布下跌本应有利于保护以卢布计价的政府税收收入。但实际上,它引发了全面恐慌和资本大量外流,从而使得俄罗斯政府不得不紧急上调利率。

尽管将当前新兴市场的波动与1997年至1998年亚洲和俄罗斯的金融危机相提并论可能有些夸大,但一个可以比较的例子是,1997年印尼资本外逃和今年俄罗斯的情况类似——两国的资本外逃都导致了货币从贬值变为崩盘。

1997年,由于担心经济动乱和种族暴力活动,印尼的华人工商界人士面对市场动荡的对策是连人带钱撤出印尼,从而导致印尼盾暴跌。同样,俄罗斯富人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向国外转移资金,导致卢布的跌幅远远超过了油价下跌本应导致的水平。

随着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乌克兰错误举动的代价日益显现,俄罗斯的未来似乎更加暗淡无光——政府作出古怪行为、可能还会强制没收资产的风险大增。俄罗斯经济危机突显出一人执政、大宗商品单一的国家内在的不确定性——前者几乎和后者一样不可预测。

尽管大宗商品出口国的痛楚在预料之中,但油价下跌还伴随着土耳其和印度等净进口国的货币贬值。在土耳其和其他拥有巨额经常账户赤字的国家,油价下跌所带来的好处可能敌不过信贷状况收紧和普遍避险情绪的坏处。赤字可能缩窄,但用来弥补这些赤字的借款难度将加大。

过去10年,土耳其经济的增长是实实在在而且显著的,但该国一直过于依赖低成本借款。去年,土耳其经常账户赤字约占该国GDP的8%,尽管石油进口支出下降,今年的赤字比例仍可能接近6%。由于土耳其政府公开迫使央行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该国短期利率一直保持在过低水平,通胀上升势头失控,同时长期借款成本处于高位。自2013年初以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已下跌逾四分之一。

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印度等表现较好的国家也陷入低迷。相对于土耳其,印度采取了更多措施,来缩窄经常账户赤字,同时在行长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的领导下,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迅速采取措施摆脱对抗压力。然而,尽管印度卢比表现好于土耳其里拉,其汇率也已大大低于去年的水平。

简单来讲,与各国不同的经济基本面因素所显示的状况相比,投资者对不同国家没有那么区别对待。全球金融市场的恐慌状态意味着,整个新兴市场都因投资者在压力时刻转向安全资产而受损。

政策制定者能够采取的措施不多,只能关注于所在经济体的基本面因素,等待市场回归平静。不幸的是,过去10年,这样做的国家太少了。除了一两个例外情况以外,提高生产率的结构性改革显然没有在新兴市场出现。事实证明,相对于挑战既得利益来促进长期增长,享受廉价外部借款和大宗商品出口收入所带来的繁荣要容易得多,而且回报也高得多。

尽管很多牵涉其中的人可能会感到恼怒,但投资者尚未对新兴市场区别对待。鉴于支撑大宗商品热潮和廉价信贷的支柱正在坍塌,各国建立自己的声誉、而不是依赖于新兴市场集团这一标签现在就变得更加重要。新兴市场的安逸日子即将结束,艰苦的工作等在前面。